【综述】杭州没有“拐点论”,重回增长的中国电影欢喜而焦虑

作者:影视独舌 时间:2017/11/28

昨日,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主办的第三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在杭州开幕。这届论坛的主题是“昂首新时代,阔步新征程”。

去年的长春电影新力量论坛,整个中国电影都在与唱衰型的“拐点论”作斗争,官员打气,大佬抱团,“同仇敌忾”。今年的杭州电影新力量论坛,中国电影早已击破拐点论重回增长通道,会场里洋溢着一种穿越沼泽地的欣喜。但作为一线创作者,很多现实的基础问题、系统问题也不能不面对。

如果说26日的会议侧重于思想学习的话,27日的讨论则侧重于业务学习。在此次论坛上,众多导演、编剧、行业大佬、青年演员等都从各自职业角度出发,分享了自己对当下对中国电影发展的感受、困惑、反思和建议。以下我从几个角度进行梳理总结,分享给大家。

Part1.票房突破550亿、年产量近800部的背后,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今年的平遥电影展,让操办者贾樟柯导演,非常强烈地感受到了外国电影人对中国观众的注重,这是中国电影巨大的市场吸引力、巨大的市场容量使然。从1998年开始做导演,到现在经过了19年的贾樟柯,认为目前中国电影处在非常关键的时间点,中国电影市场的能力在转变成文化影响力的过程中。这样的宏观局面,使得电影人必须肩负使命,推动中国电影实现从大国到强国转变。如何做强?贾樟柯认为我们面临专业人才培养的关键问题。

“从1993、1994年200多部到这两年近800部的产量,需要大量的创作人员。创作人员不只是在座的导演、编剧、演员、制片,还有大量的基础工作人员,包括道具、服装、焦点员、灯光、工人。任何一个部门实际上都是一个创作部门,但是因为电影产量的巨大增加,(就带来一些问题)。”一般的电影人才培养有两个渠道,一个是学院,但学院很少能培养基础工作者。另一个就是师傅带徒弟,即片场制度。这样就面临一个基础工作者短缺的问题,从2015年的《山河故人》,到现在拍摄中的《江湖儿女》,两部都是年代跨度大的作品,贾导都在有意识地去培训基础工作人员,比如培养道具部门搜集资料的能力和工作经验。贾樟柯还表示,“我们过去理解的专业性,是自己个人专业修养的提高。现在的情况是,作为一个导演要事无巨细地投入自己的精力,去盯每一个部门。”他喊话导演们要用耐心和专业精心培养更专业的合作伙伴。

《滚蛋吧!肿瘤君》的导演韩延,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我在拍《动物世界》的时候邀请道格拉斯来演(迈克尔·道格拉斯,好莱坞著名演员,代表作《华尔街》《本能》等,并制片了很多好莱坞电影),所以我们把整个道具、美术做得非常精致,我还特别得意地跟他炫耀。但是,他在场景里走了一遍,提出了一个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认识到的问题。”道格拉斯在韩延导演得意的场景里坐下来(做到场景中一把椅子上),往左边一摸,说他需要倾斜更多才能够得着抽屉,但那样就不符合人物的感觉。“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只学会搜集资料、做出质感这些工匠的东西,他们(剧组人员)没有戏剧的训练,不知道道具在电影里对演员起到什么作用,有什么帮助。所以我觉得人才的培养真的需要全方面的。

另外,《动物世界》剪辑了4个月,韩延说自己把颈椎都剪坏了,不能低头,非常适合践行“昂首新时代”。

吴京导演

56亿中国电影票房的贡献者吴京导演,从他钟爱的动作片角度,同样提出了人才匮乏的问题。这里的人才是动作电影人才——武行、替身。吴京认为,动作片、军事类型片,中国并不成熟。他看了很多拍摄现场,辅助道具、设施都跟不上好莱坞。但有一点更要命,现在中国动作演员的武行没了,所有的人都去当导演了。“美国越来越多的替身到中国电影圈里来了,我们以前的功夫片,就被好莱坞的技术解构了,现在(武行)又是个很严峻的问题。”《前任攻略》系列的导演田羽生对专业人才的问题也非常困惑,“我们的摄影指导、美术指导都是专业的,但是他们下面的人都是极不专业的,这个问题怎么办呢?”

尹鸿教授主持论坛

非行导演(作品《全民目击》),从自己最近4年在拍的电影实践中举例,在拍摄现场,稍稍复杂的运动性变焦都是问题,没有一个摄像能够配合、表达出演员的那种“呼吸感”。

“中国电影现在一年550亿,年产量800部,规模大、市场大,但是比如全世界这么多孔子学院,老师从哪儿来?中国观众对中国电影的消费信心从哪里来?”非行表示,期待有一天能建立起一个国家商业电影大学,像创作人员的黄埔军校,技术人员的蓝翔技校,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国变成电影强国很难。

Part2.对现实主义创作、对中国观众、中国故事的讨论一直坚持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的曹保平导演认为,“所有的艺术创作都是日常积累,对于电影创作、剧情片是同样道理,当你去创作一个人物,没有起码的了解是根本不可能的。”

来源于现实积累的人物,是立体的,有情感有深度,对观众有感染力。所以,曹保平在拍《李米的猜想》时,每天把车扔在家里,出门打车,跟出租车司机聊天。现在拍的电影中有日本渔民,他跑去日本呆了50多天去熟悉生活。熟悉的程度会决定影片的质感。

导演曹保平

在前天的青年电影创作人员专题研讨会时,吴京导演就提出了对现实主义的困惑,“自己拍的电影是不是真的违背了现实生活或者算不算现实题材。很多人对功夫片有误解,认为是幻想的。”

《战狼》系列,他做了大量功课,从历史地理到军事科技,尽可能用真刀真枪真坦克,还原动作和战斗的质感。被说电影不现实,吴京认为根本问题在对现实题材的理解不太对,比如把动作片里面的现实理解成纪录片,跟物理细节较劲。

韩延导演认可吴京导演的困惑,“我们在学校里接受的是现实主义题材教育,但其实一些电影的假定性非常强。当有些东西的逻辑跟现实主义冲突的时候,是选择生活逻辑,还是选择类型片的逻辑?”

用生活逻辑肯定不会出错,但无法让作品的情绪达到一个很高的点。 观众的情绪高点有多重要?《战狼2》是典例,《羞羞的铁拳》也是。

《羞羞的铁拳》的导演兼编剧之一的张迟昱,总结了作品吸引观众的重要原因:“做中国喜剧,抖好中国的包袱。”他认为喜剧的包袱有三层,第一层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是最基础的会心一笑;第二层包袱是来自群众,把它结合到包袱里面;第三类包袱是引起观众共鸣,能够引起观众拍手大笑的。

在如何吸引观众,讲好中国故事、做出创新上,很多电影人也发表了看法。《绣春刀》系列的导演路阳认为,像《摔跤吧!爸爸》、《看不见的客人》、《天才枪手》等市场表现很好的外国电影,它们都不是好莱坞模式,完全区别于好莱坞美学体系,而有本国特色。“电影类型目前已经很丰富了,我们要在固有类型下找到一种新的讲故事的方法。从工业上来说,我们跟好莱坞有很大的差距,无论在题材上还是在手段上想更多的办法。”路阳分享了拍摄经验,“《绣春刀2》里有个悬崖,要好莱坞方式做肯定是用绿幕,但我考虑环境跟人物的融合度、如何放在真实环境中去拍。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最后是综合实景和绿幕,找个平原挖了个池子,整个环境都是真实的。好莱坞擅长的东西他们已经弄得很好了,我们应该找到自己的。”

《羞羞的铁拳》的导演兼编剧宋阳,表示开心麻花就是一直在做不一样的喜剧,“《羞羞》是喜剧类型加上不一样的元素,呈现出不一样的特点,我们把它称之为‘肉搏喜剧’。观众的发声和反馈给我了一个很大的力量,这么高的关注度,一定要对观众负责,以后要找到新的突破口。”

“创新要内容新、方式新、形态新”,刚刚拍完《唐人街探案2》的陈思诚导演总结道。

陈思诚认为,从《泰囧》开始,新的喜剧电影类型出现了;而《战狼2》就是没想到拍得这么爽,这些都内容新。方式新是类型嫁接,《天才枪手》是青春片+谍战片;《泰囧》虽然是公路电影,其实是一个按照爱情电影(王宝强和徐峥在片中分分合合的关系像爱情片的男女主人公)在拍,而《战狼2》是当成了一个漫画电影来拍。形态新上,他建议可以做系列电影,比如《速激》,再比如他正在做的国产系列《唐人街探案》。

Part3.青年演员讨论“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一次的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请来了诸多流量小生、小花。

我在现场听完他们发言的最大感受是,他们的态度比我们想象得积极得多。陈学冬、关晓彤、景甜、刘昊然、杨幂、杨颖、张翰、周冬雨的8人对谈环节中,他们的反思、耿直的“检讨”蛮实在。

杨幂的发言最尖锐。

杨幂说自己很幸运,拍戏15年了,刚入行接触的就是很优秀的电影人。拍《红楼梦》时,李少红导演叮嘱她不要学那些干行活的人。

而现在她有个无法忍受的困惑,“在剧组里大家太把你当回事了,导演在你试戏的时候就觉得演得很好,可以了。碰到非常夸张的是导演走了,不给你讲戏,导演你有什么想法大家交流一下啊……有新力量这些电影人,中国电影才会有这么高的票房,引起这么大的注意,还是有人愿意好好做事的。”

杨幂

在对总局举办这样的座谈和论坛活动,杨幂也说了自己的看法。“我昨天下午的对谈结束以后,发现自己上热搜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坐在鹿晗和吴亦凡中间。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的价值观正在建立的时候,他们看到,他们能了解到。我想宏森部长叫我们来就是需要我们传达这些东西。”景甜讲的实际例子也很有启发。

她在北京电影学院读大二时,要排《红岩》的片段,当时她们特别不理解要去重庆呆在渣滓洞体验生活。而多年以后,在拍《长城》之前,她都忘了应该如何去体验人物,准备人物。为了能够塑造好这个人物,张艺谋导演让景甜去美国练了6个月,那半年的时间让她有了很深的思考。如果只拿着台词本去拍戏,肯定演不好。

景甜

景甜表示,“之前我去好莱坞打酱油,拍了《金刚:骷髅岛》,有幸跟布丽·拉尔森合作,她凭《房间》拿了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我好奇她如何准备,她回答说4加4,准备这个人物用了4个月,拍了4周。她一直跟这个孩子(《房间》中的小男孩)生活了4个月,也和很多这种受迫害(被囚禁、性侵)的女性在一起。”

景甜还提到,拍《长城》时,她发现马特·达蒙有一个跟他13年的台词老师,因为英文也是有口音的,他在演绎的时候每个人都不同,都需要去练。

杨颖在发言中表示要“自我检讨”,在当下浮躁的社会环境下,她自己也曾做过浮躁的事情,但现在希望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

杨颖

张翰认为,演员的真诚很重要,他立下flag:“我未来拍电影所有的片酬,可以都贡献给电影慈善事业。”

张翰

朱亚文在发言中提到了表演的信念感的问题,表演信念感是行业信念感的一部分,演员的任务是帮助观众爱上一个真善美的世界。

朱亚文

黄晓明、佟丽娅、鹿晗、王俊凯、周冬雨、刘昊然、陈学冬、关晓彤也都分别做了发言。

另外,出品人、制片人方面,原中影集团公司董事长韩三平、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主任曹寅、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等业界大佬们也分享了各自在电影创作中的经验。还有一些电影创作者分享了对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的看法,认为电影多样性、分众细化也是电影强国的重要表现。

这次新力量论坛给我的最大感受是,虽然大家有很多困惑和问题,但还是充满干劲和欢喜,中国电影未来潜力依然巨大。

张宏森曾经问吴京:你对中国电影做的最大贡献是什么,你知道吗?他对吴京说,就是你把好莱坞人搞郁闷了,迷茫了,糊涂了,他们摸不准中国观众喜欢什么了。诚如此啊,好莱坞也迷茫。这些年好莱坞靠积累的品牌建立了影响,但北美市场本土和中国观众都厌烦了漫改超级英雄片,好莱坞现在想了好多办法来讨好中国观众,但是,真正了解中国人的情感,还是中国导演、中国编剧、中国演员,中国电影人。

【文/洛神】

版权声明:微信公众号【影视独舌】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影视独舌】及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体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请回复“转载”,了解具体要求!)

微信号:dusheme

有观点、有态度、有温度的行业交流平台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主编的影视业垂直媒体。我们对行业感兴趣,对新闻有动力,对思想光芒趋之若鹜,对审美高地心向往之。覆盖微信公号,微博,新浪看点,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网易自媒体,搜狐自媒体等十大平台。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