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琥珀遇上古诗词,穿越千万年的美!

作者:克越世纪 时间:2017/11/28

在中国远古时,皇亲贵妇们就视琥珀为吉祥和意之物;新生儿佩戴可避难销灾,一生平安;新人戴上她可永荷青春夫妻和睦幸福。

因为那时人们认为琥珀是“虎毙魄入地而成”。正因为这个原因,佛教界也视琥珀为圣物。自古以来把琥珀送给爱人,象征爱意和关怀。昆虫琥珀能驱除和阴挡邪术。琥珀代表勇敢和不怕痛楚,象征快乐和长寿,圆形琥珀平安扣代表着平安沉静。琥珀是欧洲人的传统宝石,是欧洲文化的一部分。欧洲人对琥珀的痴迷一如中国人对玉的钟情。古时候人们用非常大颗的琥珀珠串成婚礼项链,是结婚时必备的贵重珠宝,也是情人间互赠的信物。

醍醐惭气味,琥珀让晶光。《答皇甫十郎中秋深酒熟见忆》—— 白居易

绿鬓年少金钗客,缥粉壶中沈琥珀。《残丝曲》—— 李贺

井底玉冰洞地明,琥珀辘轳青丝索。《古意》—— 常建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将进酒》—— 李贺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浣溪沙》—— 李清照

歌阑赏尽珊瑚树,情厚重斟琥珀杯。《抛球乐》—— 冯延巳

春酒杯浓琥珀薄,冰浆碗碧玛瑙寒。

《郑驸马宅宴洞中》

—— 杜甫

荔枝新熟鸡冠色,

烧酒初开琥珀香。

《荔枝楼对酒》

—— 白居易

兰陵美酒郁金香,

玉碗盛来琥珀光。

《客中行》

—— 李白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与您分享更多好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