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将功成万骨枯 ——关于北京市阳光采购方案的五个疑问

作者:九州通基药 时间:2015/7/8

关于北京市阳光采购方案的五个疑问

一、医保经办机构的作用如何彰显?

方案指出,医疗机构是医药产品采购主体。我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必须参加医药产品阳光采购。但同时方案又指出:鼓励医保经办机构等各方参与价格谈判。在组织分工中明确写到:市人力社保局负责推进支付制度改革,调动医疗机构与企业价格谈判积极性。然后在“推动采购编码标准化”中,医保经办机构又小露了一下身影,然后,整个方案,关于医保、人社的影子就没有踪影了。这就医保基金支付的药品,由医保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拟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制定的程序、依据、方法等规则,探索建立引导药品价格合理形成的机制。

这就令人疑惑了,北京招标方案,响应了7号文,就是没有响应7部委下发的《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的904号文。904号文中,已经很清晰地指出:“医保基金支付的药品,由医保部门会同有关部门拟定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制定的程序、依据、方法等规则,探索建立引导药品价格合理形成的机制”。而到了北京方案中,医保部门的作用在哪里?除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负责推进支付制度改革,调动医疗机构与企业价格谈判积极性”之外,实在看不出医保经办部门在方案中要做些什么?就是方案中推进支付制度改革几行字,也是模棱两可,推进改革?怎么推进?如何推进?时间截点在哪里?这些在阳光采购方案中都没有,让众多药企情何以堪?“鸡怎么办?鸭怎么办?让下了蛋的大鹅怎么想?”

二、经济技术标不能承受之重

根据方案,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制定经济技术标书指标及审核标准,提供药品质量和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良记录等信息,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检查。看到这里,风轻心有点惴惴不安:经济技术标书评价指标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GMP资质认证、药品质量抽验抽查情况、生产规模、创新能力、市场占有情况、销售额、市场信誉,这么多跨部委的事情,单单交给一个市药监局负责,是否能够做得了?顾得周全?如果仅仅是方案中这样表述,倒不如加两个字,看似简单,却更稳妥:“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负责牵头制定经济技术标书指标及审核标准,提供药品质量和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良记录等信息,对产品质量进行监督检查。等作为重要指标进行评审;公布各产品经济技术标书客观指标和分数排名,接受企业相互监督”。

三、医院集团取代医联体?!

方案中,通篇都是医院集团,只有在“设置医疗机构药品采购目录时”,出现了“鼓励医联体内的核心医院与其他成员单位统筹设置用药目录,优先选用基本药物”。

所谓的医院集团,按照行业内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指:为了有利于区域医疗资源的整合,达到医疗资源共享与医疗卫生资源配置结构优化的目标,以政府为主导、出面组建的医院集团。这种基于行政命令组成的医院集团,是一种“行政性的医院集团”,条块分割管理。

而医联体,是指区域医疗联合体,是将同一个区域内的医疗资源整合在一起,通常由一个区域内的三级医院与二级医院、社区医院、村医院组成的一个医疗联合体。写到这里,风轻又疑惑了:为什么此次阳光采购方案,医院集团跃上头条?医联体退居幕后?

人民网在今年年初的一则新闻报道这样写到:截止到2014年11月底,北京已经成立了朝阳医院、北医三院、平谷区医院等大型医联体30个,包括核心医院30家,合作医疗机构297家,实现了2014年全市六城区每区建设2个医联体,远郊区县每个区县至少建立1家医联体的目标。据悉,2014年,北京医联体共实现上转病人1.2万余人,下转患者1400余人。核心医院向合作医院派出医生6900余人次,实现远程会诊1800余次。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到2016年,我市将建成50个左右医联体,实现医联体服务辖区居民的全覆盖。

写到这里,风轻基本上明白了,之所以不以医联体作为阳光采购的主体,而是以医院集团为主,是因为目前北京的医联体并没有完全建设或者说覆盖到位。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总不能让北京的阳光采购方案等到2016年再开标吧?这样又直接违背了7号文精神。而且,医院集团从运行上来讲又便于管理。既严谨又稳妥,何乐而不为?

四、各医院(集团)单独招标

北京的方案让人看了是越看越拔凉:医疗机构(或医院集团)作为采购单位,制定本采购单位药品采购规章制度,确定药品采购目录,完善关于产品遴选、药品评审、竞价谈判等环节的工作机制,与企业开展价格谈判,协商回款时间,确认成交价格,实现量价挂钩。

这是不是意味着,北京的药品采购,可以是某家医院去组织评审、议价采购,也可以是某一医院集团去组织评审、议价采购。

让医院作为主体,直接采购药品,可以最大限度的压低价格,即可以提高医生合法收入,解决资金来源;同时,用治疗疗效、安全和患者满意度对医生医疗行为进行监督考核,能够避免过度医疗,提高医疗安全、医疗质量、改善病人的感受,从而缓解医患纠纷。从这个出发点上,北京的方案制定得无懈可击。但是,如果从阳光采购角度来讲,面对众多的医院(集团)评审采购,药企应该怎么办?组建大批量的人马团队应付招标?这显然不可能。每个医院开展一次双信封评审、报价?这倒很有可能。7号文的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地提到了要“妥善回应社会关切”,呵呵!

五、药占比是个不可说破的必选题

北京方案中,指出:

——医疗机构(或医院集团)召开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要按照《处方管理办法》、医疗机构等级评审细则和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方案等规定的数量和要求,确定本采购单位药品采购目录。

——统一发布公立医疗机构(或医院集团)药品采购公告、采购规则、遴选结果;公示各医疗机构(或医院集团)药品采购目录,以及目录调整变化情况;定期公布医疗机构年度药品采购数量、采购金额和配送企业名单,接受社会各方监督。

——建立《药品价格数据库》,收集和公布全国各省药品中标价格并动态联动;实时显示我市各医疗机构药品成交价格和价格变化情况,开通对具体产品采购成交价格水平的实时预警功能,帮助购销双方理性选择,引导形成市场合理价格。

诸此等等,不一一列举。

可以看出,通过按照《处方管理办法》、医疗机构等级评审细则和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方案等规定的数量和要求,确定本采购单位药品采购目录;通过建立价格数据库进行动态价格联动、通过报价时不得高于本市主流药品零售市场价格、通过定期公布医疗机构年度药品采购数量等一系列举措,最终的目标,就是直指降低药占比。

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作为全国医改试点城市的北京,作为全国政经中心的北京,作为举世闻名古都的北京,从“减少药物滥用,重点监控抗菌药物、辅助用药、营养药、中药注射剂的使用”的角度,焉能不着重发力?又岂敢位居人后?又怎敢不大张旗鼓!

对于广大药企投标人来说,这是一个梦想光荣的年代。这又是一个成王败寇的年代。面对蜂踊而至的试点城市招标,是阳光采购(北京)也好,是联合体询价也好(南京),是单独分批招标也好(宁波),只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拥有坚强忍耐的心脏,才能在红与黑的疯狂洗礼中,不迷失自我,战胜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