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互联网能否推动基础医疗变革

作者:中国药促会 时间:2015/6/30

来源:村夫日记

长期以来,中国的医疗体系始终受制于一个二元悖论。一方面,全民所平均拥有的医疗资源非常匮乏;但一方面,优势的医疗资源却只集中在少数的大医院。这人为的造成了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对服务方和支付方都造成了很大的挤压。分流和控费就成为了医改下来急需解决的问题。

要推动控费,除了限制大医院的发展并控制产品方的价格以外,分流的意义非常重大。在政策和市场需求的推动下,各类社会资本也都开始涌入基础医疗领域。而互联网医疗公司的进入则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

中国基础医疗服务的困境主要来自两个方面。首先,基础医疗的服务能力是最主要的短板。服务能力分为几块,最核心的是医生的诊断能力。由于基层的工资低、职称评定难,又是采取基药制度,医生在其中很难找到自身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其次,支付方难以推动基础医疗。中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压低医疗服务价格,让医生依靠产品赚钱的模式正严重制约基础医疗的发展。因此,即使基础医疗的服务免费,药品更加低价,大部分人还是会因为服务能力的考虑转向大医院。

因此,要真正形成分级,必须大比例拉开各个层级之间的医疗服务费用,并通过向基层倾斜的支付体系来推动病人更多的选择在基层看病。如果基础医疗的医生能力没有得到提高,用户优先考虑安全性和对医生的信任,因此还是会选择去大医院。

通过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基础医疗的发展自身面临着来自服务方和支付方的双重挑战,要去推动其自身发展就必须从最根本的做起。这主要包括核心医生资源的建立、服务能力的配套、支付体系的改革和服务方与产品方的分离等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缺一不可。在这些手段中,互联网能否起到推动基础医疗发展的作用,甚至是主导的作用?

首先,医生的核心资源建立根植于体制的变革,互联网对此无能为力。只有当医生可以真正自由执业、市场对医生的服务费用提高较为认可和医生的收入不再来自产品这三点达成之后,基础医疗的服务能力才可能真正提高。但这取决于支付体系的改革。

当然,如果是采取自建的重资产模式,可以自建一整套的支付服务体系,将在很大程度上规避现有的问题。但这需要长期稳定的资本投入,并且需要商保的长期支撑。而且,线下门诊辐射面有限,适合区域性发展,这与互联网的全国性发展的目标是背离的。

其次,支付体系的改革无法依靠互联网完成。医保在反欺诈和反过度治疗上的风控机制很差,更不用说在药品上的控制了。而商业保险同样如此。如果是依靠现有体制来发展轻资产模式,利用的是医生的碎片化时间,根本无从去规范医生的服务质量,也无法得到病人的信任。而如果是依靠重资产模式自己来开诊所,虽然可以规范医生行为并控制费用,但为了保证营收,势必要依靠商保来进行覆盖,否则只能回到依靠产品来赚钱的医保覆盖模式。

再次,医药分开主要依靠政策的推动。在医生普遍依靠产品来盈利的体系下,要推行医药彻底分开只有依靠政府的强力政策。

最后,服务能力的配套上,互联网医疗可以起到辅助作用。在第三方检验、药品集团采购和药品福利管理领域,互联网都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而在药品福利管理上,核心仍旧是线下的临床路径积累和系统开发,互联网的作用相对有限。而在药品集团采购上,如果能结合电子病历系统来开发病人用药数据,可以较好的配置药品采购数据,获得最优的性价比。

简而言之,互联网在基础医疗领域的边界和局限是非常明显的,整体的推动力较为有限。中国市场的医疗体系变革依旧在原有的轨道,只是不断的加大力度,这还无法催生基础医疗的大规模发展,互联网医疗的增长也因此受限。互联网本身绝非能够成为改变基础医疗的根本性因素。(本文根据原文整理后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