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获释

作者:黄金药场 时间:2015/2/1

2015年1月31日,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已获释,检察机关撤回了对他的起诉。

印度有一种名叫“格列卫”的抗癌药,是仿制瑞士“格列卫”生产的,价格最低仅为瑞士“格列卫”的1%左右。但这种仿制药品并未获得国内药监部门的审批,属于“假药”。

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因使用网购的信用卡,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这种“假药”,而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493名白血病患者曾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昨日,陆勇的代理律师张青松说,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检察机关应该在一个月内做出不予起诉决定书。”

发现印度仿制药价格低廉

年近五旬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他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产抗癌药“格列卫”。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

“国内治疗白血病的花费医保不报销”,陆勇说,他刚得病的头两年,吃这种药再加上治疗费用,花费了六七十万,家底几乎掏空。

2004年6月,陆勇偶然得知,很多韩国的慢粒白血病患者都在服用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陆勇很兴奋。廉价仿制药的出现,不仅意味着经济负担的减少,还代表着生的希望大增。

如获至宝的陆勇,根据药盒上的联系方式,给印度的制药公司打了电话,并发现从印度直接购买此药仅需3000元。更可喜的是,陆勇试吃印度“格列卫”一个月后,经医院检查,各项指标均正常。

早在2004年4月,陆勇就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慢粒白血病QQ互助群,当时他是为了与病友交流骨髓移植信息。而当试吃印度“格列卫”成功后,他于2004年8月,将这种生的希望分享给了其他病友。

帮上千名病友购药被公诉

很多病友开始服用印度药,陆勇建的QQ群也在不断扩大,高峰期已有5个群,4000名左右成员,有上千人通过他购药。陆勇说,这几年药品价格一直下降,2013年9月份“团购价”已降到每盒200元左右。

但从印度公司购药非常麻烦。陆勇称,2011年,为方便中国白血病人汇款,印度公司曾派人到中国来开立银行账户,陆勇等人便可通过这些账户把钱转到印度。后因银行账户经常需要升级,印度公司需要经常派人到中国开户行来处理,很麻烦。因此,印度公司便联系上陆勇,希望他帮忙提供账户。

陆勇说,他从网上买了3张具有国际汇款功能的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卡因为无法激活,被他丢掉。作为答谢,印度公司为陆勇免费提供药物,从2010年起,已经为他免费提供一万多元药物。

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同年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碍信用卡罪、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2013年8月到2015年1月,1年零5个月时间。尽管其中很长时间都处于取保候审状态,但“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两项罪名,让陆勇始终不得解脱。作为犯罪嫌疑人,陆勇当然希望这1年零5个月能尽快过去,但身为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一天都是珍贵而短暂的。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公民在海外购买自用的药品,其用药风险由个人承担。而通过网络购买包括抗癌药在内的处方药,是不合法的。食药监管总局稽查局副局长刘景起:抗癌药均为处方药。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互联网禁止销售处方药。

那么接下来,因为印度版格列卫招来官司的陆勇,还会继续吃这种仿制药吗?他的答案是肯定的。陆勇还会替病友代购印度仿制药吗?今天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就在一个月前,他曾给出这样的答案:“这件事情从头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去做,不过我这件事会做的更小心一点,尽量会避免法律问题,不要把自己陷进去。”